欧美圈

扒一扒我家的那个大少爷

1.
幽桐看着是个乖乖的优等生。但实际上是一个连学都没怎么上过的大少爷,而且有一点很要人命,年轻时候的幽桐太能打架了!在遇见自己老婆以前,基本没人管得住他,老管家痛心疾首捶胸顿足结果还是在幽桐打完架回来抹着眼泪给不省心的大少爷上药。
不然哪能有现在的身手和身材,某人亲身体验过之后对与自家男人年轻时打架成瘾忽然就没有那么怨念了。

2.
“少爷咱别去打架了!”
“那我干什么?”
“上学啊,贵族学校都找好了,就差您点头了。”
“不去,没意思。一群女的跟狼似的,天天眼冒绿光盯着我好像我是移动Wi-Fi一样。”
“这不是小姐们表达爱意的方式嘛?”
“……你要你收着,我可受不起。”
“那少爷你就整天打架!?”
“有意思的事...

海市蜃楼

维恩是个无家可归的少年,整日只能在公园附近游荡,他遇见了一个人。准确来说算不得人,是一个浑身都透着生命鲜活气息的半人类,半夜游荡在公园无所事事的时候,遇见那个看上去有点智障的半人类。眼见着他仿佛有夜盲症般撞上一根柱子,然后傻乎乎的揉着头绕开,接着又踩进不知哪个窟窿里险些跌了一跤之后,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了。
“半人类。”
维恩神色冷淡的开口,抱着一个朴实无华的黑色箱子,在黑夜中银白色的头发尤为扎眼。
“嗯!?”
柯路诺猛地回头,看见了一个站在路灯旁阴暗角落里的人,瘦弱纤细的影子,看不清脸色,只有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在黑暗中闪着冷漠的色泽,就像晏华无机质的狙击枪,泛着冰冷的光芒。这个联想让柯路诺下意识的抖了抖...

滑冰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撩一下么?【三】

冰场(!)

在通往冰场的路上,你见证了一地破碎的玻璃心,不少姑娘见到你和幽桐如此亲密的在一起时都默默捧着自己碎掉的少女心走开,你见了她们难过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便加快了脚步冲向了近在咫尺的冰场。

到了冰场,前台的漂亮姐姐见到幽桐的时候有点惊讶,还没说出来什么就被你身后的幽桐所阻止,你什么都没有觉察到,只顾着兴奋和期待,和前台姐姐要了两双冰鞋,就冲进了小姐姐指明的方向。

“哇,这里好大啊。”

你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发现了一个事实。

“这里……是情侣专场么?都是一对一对的诶。”

“是啊,当然了,我们可是亲密的情侣哦。”
身后幽桐拿着自己的冰鞋跟着你来到了冰场边缘准备的地方。

“小心一点...

滑冰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撩一下么?【二】

去溜冰场的路上(……)

经过了昨天每日一撩,你一个晚上都睡的很好,也真的梦到了你的男朋友,早上出门都带着开心的笑。

“什么事这么开心啊,我的小猫咪。”

“是不是想着和你的男朋友见面才这么开心的啊。”

对面的人仍然穿着暖色调的风衣,毛绒绒的领口包裹着男人温柔帅气的脸,半长的金发随着冷风轻飘飘的浮动,掩映着金色的瞳孔,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从来都是你的影子。

你不禁有点脸红,在寒冷的冬天的遮掩下到也没到丢脸的程度,有些管不住嘴角的笑容,但还是嘴硬不想承认是真的很想他。

“才不是,我是想着接下来的溜冰才开心的!”

“啊……这么令人伤心啊,我可是好想和你见面的,昨天我都梦到你了。”

身边的...

滑冰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撩一下么?【一】

今年雪下的格外的大,雪停的时候,银装素裹,是个适合与恋人出去玩的好季节。

你自从你收到了幽桐的短信,就在想着去哪里玩,看到外面一片冰雕玉琢的美丽景色,突然就灵感爆发。兴高采烈的拿起电话对着特别关心拨了过去。

“幽桐幽桐!你短信里说好了陪我出去玩的,明天我们就去溜冰场吧!”

幽桐的带着笑意的声音透过电波传了过来。

“好好好,都听你的,不过,亲爱的指挥使,你会溜冰么?”

这话让你瞬间燃起的斗志直接变成了灰烬,话语里都透着浓浓的沮丧。

“我好像不会啊……怎么办,我想去玩啊……”

你听见幽桐在电话外叹了一口气,带着经常只你才有的无可奈何的语气。

“我也不会啊,不过既然你这么想玩,那么我...

画师L苏太太被盗图并冒名顶替事件

尹断霏:

1599主页君的挂人地址:http://weibo.com/2547452727/EsLa9fwiu?type=repost


最近,有人趁着L苏太太改微博名,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咸鱼L苏”,冒充L苏太太,不仅盗了L苏太太的图,还盗了药丸太太的图,这种人已经恶心的无法形容了,现在那些盗图维生的营销号甚至将这个冒名顶替的骗子当成了这些作品的原作者!


在这里,我拜托大家把这条博文转起来。如果各位还爱着大圣,爱着猴哥,还想看更多新鲜优秀的绘画作品的话。


盗图不是小事,如今已经有很多太太因为盗图而离开了网络,不再发表作品,现在我们的画师群也在讨论以后发图干...

© 寒鸦渡水 | Powered by LOFTER